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六月的风吹落了空蝉

8 已有 767 次阅读   2014-09-17 18:46   标签回忆  【转自:http://user.qzone.qq.com/1027214725/2】

六月,月色如潮。当窗口洒下第一缕月光时,我便落泪了。

谁说的江枫渔火对愁眠,是张继!谁说的摇落使人悲,断肠谁得知?是你,温庭筠!谁教会我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好一个高适啊!怀古畅今,你们落榜,你们失意,你们劝慰,现在你们看看,月落乌啼下,又是怎么一个人在夜色下怅然若失。我踏过月光遗落的阴影,我将沉重的心推出了窗,我伏在窗前当是梦一场,抬头看看那是旧时的月,是让张继难眠的月,我若得一男儿身,怎怕得了世俗,拗不过父母,差太多勇气,所以才不能决绝的背着行囊义无反顾,所以才让太多的念想被现实埋没。

我怕是再也不能去做那美的一塌糊涂的梦了吧。

六月,月色如潮。淹没了太多遐想和明天,这个六月注定只有香樟树的繁茂,而树下不再是十七岁单车清脆的铃音,是为生活奔忙的疲惫倦容,我何时不想过得如蝉翼那般轻,可我在繁忙的生活里张望时,看到的除了忙碌还是忙碌,而这些非我所能改变。我以为我还小,我以为十七岁的我没必要承担那么多的过错,我以为生活欺骗了我,这一切在浩然如潮的月夜里被照的清明,再也无法隐藏,我一直都想错了,错误是无需计较年龄的,我输给了高考,在父母眼里就是从此输了,这是我自己该承担的过错。

是这样么?不是生活欺骗了我,是我一直不敢去面对生活。是这样的。所以,你们才能肆意的说我不为自己的命运争取机会,只因你的父母为你留了一丝余地,你们才能自以为是的说应该像你一样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反抗,只因你不知道我曾反抗的头破血流可他们是我父母。

六月,月色如潮。莫愁前路无知己!可我前路的知己啊,你是否会懂当月光洒满窗台时的那种失落无助,你是否会懂那月就在那儿你可望而不可及的孤单迷茫,你又是否懂我将心中所向尘封在时光里的无奈与绝望!我前路的知己啊,愿你能懂罢!那样,我便不会觉得太可悲。

揽一袖月光,握一缕清风,我该学着遗忘,忘记呼吸的痛忘了背负的伤痕,去用力生存用力拥抱世界,我始终相信上帝会眷顾我的,在如履薄冰时,谁不是战战兢兢。

我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我自然有怨有恨,但就像我曾经说过的那样,我唯一可以羡慕别人的只有他的家庭,除此之外,他拥有的一切都不是上帝赐予的。除了亲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是上帝赐予的……
当夜半钟声远了耳畔,当如潮月光转了方位,什么都没有变,我在黄昏听过的雁群长鸣,我在傍晚见过的候鸟成群,都在这个溢满悲伤的夏天变的太过沧桑,而现在的月色才是最静谧的存在,正如现在的我放空心灵,诉说着我不清晰的思绪,断了念想。

六月楚吟,当晚风吹动书页,简繁的字相对不语,我也只能默默不语,浅笑着红尘里你的故事我的路,在沙漏般的岁月交织成天地经纬,而后被覆盖,被遗忘。会不会时过境迁之时,此时的自己也无知无觉在月光里刻下了那么一道痕迹,彼时回望也灿烂了曾经,你看啊,我也曾采撷过梦想,却不知现实太过强大。

六月的风吹落了空蝉,吹散了风沙,吹远了梦。夏天的遐想不再被允许晤自游荡,触碰不到远方浅显的温暖,岁月曾记得,在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的月夜,我曾这般受伤的无助过。只是红尘里,可有那么一个人正路过着我的风景,踏着我的路途,缓慢徐行,他说,当六月不再因你愁悲而变得感伤,你便拢得了一袖月光如潮,照样凭栏看遍此生安暖。



—— 回忆录

前一篇:我们早已经长大,已经回不到那个时候,再见,小时候      后一篇:最后一篇了   返回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