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玄幻】【小说】染尘之烬 终焉 (未经允许不可转载,绝对原创!!!!)

456 已有 6501 次阅读   2013-06-12 15:25   标签搞笑  小说  玄幻  【原创】

  第一章:圣战!!!!剑圣VS幻刺
    “中路中路!!!你这法师怎么打的!!!快大呀!!打爆他!!”YY里一阵咆哮,只见对面的幻刺逍遥地在基地边走了一圈,大摇大摆的走了。一下子被对面gank了3个英雄,刚才还在激动地指挥作战的领队一下子耷拉下了脑袋。怎么劣势成这样??难道就这样被人家的幻刺给逆天翻盘?
      幻刺的装备已经是神装了,这个操作这也是频道里数一数二的高手。前期就是不来杀人,专心补兵,这后期。。。。。领队默默的垂头,开始怨恨自己的学艺不精。。。。。
      也不应该啊!领队缩了缩头,翻着眼睛,开始分析战局,“幻刺已经起来了,该不该五人换一人地拼了他的超神呢??”想着,他下意识的督向地图,微闭的眼瞳突然放大,地图上一个白圈正以极速奔向红色的建筑堆。
      他跳了起来,白色圆圈在地图左上角燃起了红色亮光,那个红色的圆圈犹如一支破军的长枪急速、孤傲的插入天灾的腹地,所向披靡、无人能挡。在团战后,他又一度的激动了,他顶了80分钟的敌方5人炮轰,现在剑圣,被他含在嘴里怕热着的剑圣,他们团队的最强之武,终于开始真正的屠戮了,这是一个最近才在频道里打dota的人,一个懒懒散散大头熊头像的人,一个总是低调“呵呵”的人,操纵的英雄现在就像一片辉耀,正在敌方阵地里燃烧,裂变!!
       “加油啊!!大头熊!!!看你翻盘了!”领队像是重拾了希望,又在YY里大吼。
        “呵呵。”只看见一个剑圣,无比淡定的站在天灾的一片废墟中,就像语气一样无温度地高举起一把湛蓝的剑,举剑、架势、挥击!
          一道蔚蓝的弧线犹如一弯新月,侧向的切开战场,“啪”又一个不自量力的英雄给利落的斩断,剑圣剑上的符文刻印开始暴涨!进一度的升级!发出绯红的光芒,如残血一般,辉煌万丈,无以伦比,银色光辉洒在他身上,犹如是末日的裁决之神。
          神杖技:天神下凡!!
          幻刺也来了,踏着一路猩红,墨绿色的战甲闪烁着荧光,金属的武器在激荡,就像渴血的圣灵,渴望的颤动浴血的碰撞。在收割了领队几人之后,他回到回到自己家,要解决在他家的侵犯者了。风骚的的走位,不急不缓的,有一种君威,真正君王的威严,藐视敌人,以自己频道霸主的威严,俯瞰众生。
          撒旦之邪力,火力全开!!
         领队的呼吸都静止了,这一场dota的对决,自己和其他队友为了让“大头熊”发育已经扛了80分中,虽说幻刺也是被对面精心照料的后期,而且技术也是频道里公认的,打到这样80分钟怎么着也本应该结束了吧,正常的dota40分中就差不多了,可他们还淡定淡定地,这这简直是就不是匹配,这是一场。。。。。。。。宿命之争!!!
        闪烁的冰封王座前,霜与火、铁与钢正在磨刀霍霍,圣战,拉开序幕。
        第二章                 咱这算乱入了吧      (上)
    晴空,日光和煦的洒在道路上,鸟儿在树上叽喳着,校门口突然冲出几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了出去。
    无人的小径上,几个身影敏捷的驰过,厚重的书包在他们身上却不成累赘,只是轻描淡写地随着身影在小路上左跃右蹦而上下摇摆,只有一个略。。不,是很庞大的身躯迈着沉沉的步伐,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哈吼哈吼”那个人用手撑着双腿,一件绿色的卫衣上浸满了汗,黑色的头发紧紧贴在了红扑扑的脸颊上。丰满的可爱的脸上看出一丝无奈。他嘴唇微动,闭上眼,止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未几,大声叫道:“等等我!!”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网吧里,电脑微亮的屏幕把光映照在一群人的脸上,显得格外的诡异。所有人瞳孔放大,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身前电脑,气氛沉闷又古怪,压抑无声的笼罩在网吧里。刚才那几个人,自然的卸下了书包上的力量,软瘫的躺倒在电脑椅上,相视而笑,继而开始鏖战。
      “杨澍,中路残血了,你是打野爸爸,你要抓人啊!”一个身着灰色外套,微微佝偻着背的猥琐的人突然大叫起来,语气中透着激动与紧张“快来啊,我撑不住了,要被一血了!!”只见一个身形幼弱的小盆友,淡淡的说:“嗯,我马上来。”弱不禁风的小身子骨透出一种傲气,凌然的傲气,不见得威严,却让人不得不服从,“吴承帅你撑着,我来了。”
        刚才还在大汗的那个。。。字面上的“大人”。。。。突然语气惊愕,瞠目结舌的说:“你们看那是什么!”众人先是无比无语的开始吐槽这人的各种不淡定,各种没见识,不就是没抓到人吗?至于吗?一下子,乱哄哄的一片。旁边一位大叔同情的看着他,他立刻委屈的像个茄子。。。。没错,茄子。。。。脸都扭曲了,歪的。。。。
        倏忽,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双红色瞳孔,狰狞的凝视着他们,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对猎物的饥渴与兴奋。一股血色风暴席卷开了,刚刚大叔脸上正凝滞着猥琐的笑,那个胖子人还在伸手抓薯片,看的见却摸不着的恐惧却一下子蔓延开,来不及尖叫的,如末世、如终焉一般。一阵猩红闪过,时空与空间凝固了,旋成一股红色风暴,消失了。
                      第二章    我们这算乱入吗?              (中)
    “啊哦啊哦。”一声声孱弱的呻吟,吴承帅趴在地上,流着哈喇子,摆出最猥琐最销魂的翘着臀的脸朝地的姿势。。。。杨澍看着,咽了一口唾沫,扶额。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但一醒来就看见吴承帅的姿势。。。。杨澍再扶额。。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醒啦!”只看见一坨绿色的东西用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啊?”杨澍仔细定了定神,是黄增炅。“不知道。”他回答的也果断。
      杨澍开始仔细看了看他们所处的地方,不计算他周围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似乎只有原始森林,一望无边。几个人人陆续醒来。杨澍皱了皱眉,咬紧了牙关,这个学习好、推理好、算数好。。。。反正各种东西都好的的抽筋的人开始思索起来。片刻他张开了眼睛:“我们现在不知道到了哪里,什么情况都未知。但首先,大家要团结,才能出去,嗯。。。。现在统计下我们所有的东西、人数,我看看规划下。”“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就像打魔兽,只要不抢人头,我们绝对一个比一个爱和平,一个比一个团结。”张雨楸是最后醒的,一醒来就忍不住的说烂话,杨澍瞪了他一眼,张雨楸自知嘴贱,闭了口。
      “人数:杨澍、吴承帅、张雨楸、黄增炅、赖羽非。物品道具:黄增炅带薯片一袋、赖羽非人民币五元、张雨楸花露水一瓶。。。。。”杨澍突然停住,狐疑的看着张雨楸:“你上学带什么花露水?你是有多娇贵?”张雨楸装没注意,指着天上,刻意大声喊:“哇,星星诶!”“现在是白天!”“那。。。太阳诶!!!”“。。。。”杨澍满脸黑线,“我错了我错了,告诉你啦,我是用来防身的!”张雨楸说的言正义词,“花露水防身。。。。”杨澍第三次无语扶额。“六神牌的哦!!”杨澍已经无槽可吐,无力的低下了头。
       话题突然莫名的僵住了,像是时空停顿一般。刹那,一道白光从地底喷薄而出,在五个人的中心闪耀,张雨楸“哇”的大叫,“啊啊,鬼啊,闹鬼啦!!”一边跑道杨澍边,紧紧抱着他,“他比较好吃!!”“。。”只看见一个类似蓝精灵的东西缓缓而出,热切的像这五个目瞪口呆的人打招呼:“嗨,你们好,又一代新人啊,哇!有五个。少见少见!”“你是哪个,外星人吗?蓝精灵!!”蓝精灵压压火,“我是一个NPC,你们可以叫我小明。”“游戏?NPC??小明???”张雨楸的联想神技突然发动,“白烂之魂从未破灭”的话已经形容不了他了,“哦,我知道,就是你,万恶的小明!!!就你跟小红走来走去,关我们什么事?我一个打酱油的,还叫我算相遇。还有,就你不低碳,放什么水龙头的水啊!浪费,还注满水池。。。。你诗人啊你烂漫,还老忘带什么历史书叫爸爸送,爸爸多累啊,养你一个。。。。算来算去的,害死我们了!!!”只觉得这蓝精灵不屑地一挑眉,五个人觉得身边萦绕着一阵古老的吟唱。飘扬的字符发出微光,张雨楸还看得正入神,想赞叹下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一开口,只能哇啦哇啦啦的了。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惊异的望向其他人,发觉只有自己哑巴了,哇啦哇啦的更激励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游戏。”“蓝精灵”为大家解惑。赖羽非皱了皱眉,“这什么游戏?好坑爹的样子诶。”“不坑爹,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他拖长了音“冰封王座!!”几个字犹如圣咏一般,五个人的眼睛一下子亮的像车灯。。。。没错。。车灯。张雨楸又“哇啦哇啦,哇啦哇啦”的,很激动的像要说什么。蓝精灵斜了张雨楸一眼,张雨楸马上闭嘴,鬼知道这货还有什么大招没放。。。。。命重要。。。。蓝精灵解释了:“这个叫禁言,他现在就被我禁言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NPC,但我就是新手指导员和——”见没人说话,蓝精灵一阵尴尬,自顾自的继续下去,“管理员,沉默术士。”蓝精灵淡淡的说。“哇啦?”“我就是默崇。”“沉默术士!!”杨澍被吓了一跳,其他人也张大了眼睛,这、这不是dota的英雄吗?这是胡扯的吧!他提高了语调,傲气、自豪的宣布:“So,欢迎来到,dota的世界!!!”
                                                             第二章          我们这算乱入吗?                         (下)
      就是去了个网吧,打了盘dota。。。。这这。。就穿越了??剧情敢不敢这么土啊!!!!
      同志们莫吐槽,继续:
      五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蓝精灵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嬉皮笑脸的说:“这就被吓到了?”
张雨楸深深咽了咽唾沫,闭眼,震惊之余一股兴奋。睁开眼,狂呼起来:“这是真的!??噢啦噢啦噢啦!!那我不是要无敌??哈哈,开始选英雄吧,我要威武的!!!啊哈哈哈!!”杨澍也一下子接受不过这巨变,下意识的拍拍头,发现自己是清醒的;赖羽非虽然比张雨楸淡定地多,但也还是安奈不住心中的欣喜与内心波澜的澎湃;还有黄增炅,戴上了自己250的眼镜重新审视这颠倒世界观的世界。。。。只看见蓝精灵笑嘻嘻的说:“英雄不是你可以自己选的哦,根据你的自身的天赋、性格应经设计好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游戏,是只有有资格的人才会被召唤到这里的,”蓝精灵眼里闪过一丝深邃与难以猜透的微笑:“你们是无与伦比的内测呢!”“那我是不是很牛啦??”张雨楸的双手还在空中挥动“嗯哼。”“哇嘎嘎,我要屠龙、我要逆天、我要超神!!!”“淡定。作为新手指导员,就必须要把你们这样什么都不懂得新手领上门。喏,这个给你。”蓝精灵顺手扔过来一个纯黑的机器。
       杨澍接住了这东西。精致的外观,虽说是比较早的翻盖的,但翻开的质感还是很顶级的。杨澍上下的翻看,端详着这高科技。
      “诶,这不是宠物小精灵的小智的机器吗?我们乱入了,它怎么也乱入了?”吴承帅狠狠的拍了张雨楸一下头,“就你多嘴!”蓝精灵嘴角上扬,又是一阵古老的颂唱,他华丽的转了个身,就地绅士地鞠一个标准宫廷式的躬,黑色的燕尾服,笔挺的垂下,一条黑领带花哨的打了一个复杂的结,优雅、尊贵。“哇塞,屌丝的逆袭诶!小明教教我撒!”“哇啦哇啦!”张雨楸呆了半晌,恍然大悟,哀怨的看着蓝精灵,不,小明一眼,默默地去画了圈圈。。。。。
          小明不管他,微扬着嘴角,盍笑着:“这才是我的原身不是什么,”小明闭了闭眼“逆袭。。”“好了,言归正传!”小明用手扶正了领带“这是你们每一个人共有的。。。。说土一点算是奥特曼变身器啦!!就是说,只要你带着变身器,只要高喊‘希望!!’就可以变身。当然,这只是玩笑,口诀是要你自己摸索的,根据你的要求也可以自由设定。像我刚才,就是一个我的独一无二的技能‘幻身’。”大家低下头开始研究这个东西。张雨楸指指嘴巴,用手捅了捅小明,“哇啦哇啦!!”小明随手一挥,张雨楸的嘴又管不住的想吐槽,被吴承帅、赖羽非一拉,还是咽了下去。
         “我来试试,看看会变成什么。”吴承帅奋勇当先,兴奋的大叫“哈哈,变身!”
           黑,无止境的黑。
           吴承帅的世界里一片混沌,缓缓睁开瞳孔,燃起火来!!!
           斧王觉醒!!!!!
           一阵威慑的怒吼!!
          淡淡的赤红色斧痕几道爆裂开了弥漫的黑雾,双目就像黑夜里的熊熊烈火。
           谁说黑暗中无光?有的,只是光是要破除黑暗,斩断黑暗才能耀眼的!!
           大概2米的高度,兽人铠甲全副武装,精锐中的精锐兽族战士,斧王又一声情不自禁的狂吼,震慑了其他四人,背上的兽族骄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胜利的凯歌好像就在己方耳畔荡漾。张雨楸牙齿打架,一跳跳到了黄增炅的怀抱里:“呀呀呀呀!吴承帅变态啦!救命啊!”吴承帅惊喜的感受着这力量,手攥着,汹涌的能量在手上奔腾欲出。
         “啊哈哈。”吴承帅欣喜的望向伙伴,无比臭屁的。。。。开始展示自己宏伟的肌肉。。。。。
          杨澍一边吃惊的望着吴承帅,一边喃喃自语:“回来了呢,这是福,还是祸呢。。。。。”
          下一章:           看看咱的战斗力!                                                第三章:看看咱的战斗力!
           有读者相我提议,可以多个读者的话环节,我觉得创意不错诶!以后每篇文章都可以吐槽哦!精辟的我会发到小说里去。下面,请看正文:
           摆弄了几下,吴承帅扯高气扬了半晌,满脸傲娇的问道:“诶小明,那我的武器呢?我霸气的斧头呢?我来试试看威力,哈哈,我砍,我再砍!”小明搓了搓手,平静有郑重地在背后摸索着。吴承帅眼里亮晶晶的,嘿,杀人利器怎么能没点派头啊!
          一把创可贴大小的透明斧头轻轻的浮在小明的手上,虽然小却精致。吴承帅瞪大了眼睛,巨大的身躯伏在一把小小的斧子前。吴承帅暴跳起来:“你丫耍我啊!!就这东西,插你几刀你不知道会不会痒!!!”小明无视了吴承帅的吐槽,自顾自的说起来:“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斧头了,它凝聚了斧王伟岸的力量,只要你能够完美驾驭它,它,”小明顿了顿,“就是战争杀器。”吴承帅哭丧着脸,“这么小把的斧头,葡萄不知道切不切得开。”小明捂嘴抬头望向天空:“它是可以成长的,神器啊。”(有人吐的神槽:越变越小。。。。)吴承帅苦笑,郁闷的低头,一个巨大的身躯在低头数脚趾。。。。“我怕是还没成长就屎了。”“你会闪耀的,那是属于你自己的至高锋芒呢!哦,对了释放你的角色技只要高喊技能名字就好了,每升级你会的到一个技能点,在进化树上升级就OK了。”小明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去审判吧!明日之星!”小明的身影随一阵黑烟缓缓地在空气中消散殆尽。嘴巴还在张着大大O的张雨楸眼睛都不眨一下,默默在原地无语。片刻,他像是醒悟过来:“对哦!我还没变身类!!我也要变身啊,凭什么啊,就吴承帅变了!”张雨楸也郁闷了,索性坐下来,撅着嘴巴,“吴承帅你好歹还是斧王,我还没有累!”吴承帅幽怨的转过身,“带着这把传说中的杀器,我怕我是过不了多久就给小怪带走了。。。”“也是哈!”
          张雨楸突然抬着头,对着两米多高的吴承帅问:“那你现在可以变回来吗?”吴承帅听到了也是一阵疑问,他倒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知道诶。“吴承帅一脸坦诚,”我试试。”吴承帅大吼:“变回来!”。。。。。。。没反应,吴承帅尴尬了。他又喊:“退出变身!”。。。。。。。还是无用功。吴承帅痛苦的哀嚎:“看来我这辈子是破相了!!”张雨楸默默拍拍他的肩。
         阳光下,两个大男人同病相怜的相拥而泣,夕阳很美,人很煞风景。。
           (百鸟归巢,夜。)
          杨澍在刚刚生起的火堆旁,仰望着灿烂的星空,听着吴承帅、赖羽非、张雨楸和黄增炅的打闹声:“哎呀,你的腿诶粗,囧哥来比比看!”“你什么意思,我要咬屎你,啊啊啊!!”“哇,救命,黄增炅咬人啦!!”“就咬你,嗷嗷嗷!”“。。。。你们淡定点啊!”
         乱舞的风中,杨澍轻轻地对着夜空诉说:“I am back,Where are you?”
         风中,那句无人听到的话随风散走。
              下章:第一个野怪,战斗场面,蓄势待发!
        伦家写的那么辛苦,你们给鸡蛋不够义气了吧!
                第三章:看看咱的战斗力!              (中)
        太阳一步一步的爬上了云端,以俯瞰世界的威压傲立着。赖羽非懒洋洋的伸了个大懒腰,长大嘴巴“啊啊哦”只看见杨澍早就起了床,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哇,苦行僧!”张雨楸的眼角还泛着泪,打了个哈欠,笑嘻嘻地调侃杨澍。
         “。。。。。”黄增炅“嗨秀嗨秀”的要起来,大大地肚子成了巨大的累赘,每次要成功,都被软绵绵的肚子弹了回去。
          “哇塞,这肚子好神奇的说。”赖羽非忍不住说“这可以当枕头。”
           “诶!我怎么还不感觉饿。”囧哥干脆不起来了,躺在地上眯起了眼“平时早饭我可以吃三碗。”
            遥远的天际,湛蓝的空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响声:“对了,还没有‘饿’这个设定,可以改,嗯。”囧哥顿时恨不得吃下几斤后悔药,“还是算了吧,我怕找不到吃的饿死在这里。”
             张雨楸突然跳起来:“呀!我忘了!那现实中的我不是饿死几次了!天哪!不行不行!”说着,在地上狂奔起来,“哎呦,丫的,这不是坑我吗?谋财害命呀!我钱不多,谋他们就好了,怎么还带上我啊!”
             “嗯哼。”无温度的语气甚至还能听到小明咀嚼鲑鱼卷的声音,“吧唧吧唧”在森林中荡漾。“进入游戏你们现实的世界就暂停了,所以不用担心。哦,还有,张雨楸现在的你如果在家,你的34分考卷就藏不住了,鲜红的34啊!看我们对你这福利多好,好好体验下吧!”
              “撕我伤疤,讨厌!”张雨楸摆了个吐舌头的动作,“好像你比我了解自己似的,最讨厌这种人了。”“皮卡皮卡!”张雨楸呆滞了片刻,一下子“我秒懂”的表情在他脸上扩散。指着天空“皮卡皮卡!!”
              优雅的声音又一度传来,风度、又不失礼貌:“嗯哼,我换了一种禁言,这算好的了,你可以好好试试除了禁言外更有趣的惩罚。”张雨楸立马闭嘴,手上下舞动表示大哥听你的,我错了,再说话我自刎的十二分决心。
             “今天我们去试试打打野吧,嘿嘿,我试试斧王的威力。”吴承帅一脸的激动与傲娇,张雨楸的脸立马凑过来使劲点头。不用说话,也知道张雨楸的游戏宅之心给释放了。杨澍睁开了眼,慢慢站立起来,“我也同意。”毫不在意的语气,淡淡的威严。“好啊好啊。”赖羽非忍着笑,嘲讽般的说,“我们走吧,赶脚赶脚(通感觉感觉)斧王那把杀器的威力吧。”吴承帅立马报以白眼,一脸怨恨。。。。。。。
             “哎呦哎呦。你们都走了,谁扶我起来,我那个深深地去诶。。。”黄增炯还在努力向上。
           
              难得所有人意见统一的往草丛窜来窜去,这些人貌似也是《宠物小精灵》的忠实粉,坚信草丛就是王道的意识无法动摇。
             远处 ,忽然传来一阵焚烧树木的“嘶嘶”声。四个人兼一个猥琐的兽人半趴着只是对视了后,心领神会的匍匐向那里。
          “龙灭击·火焰之蛇!!”喃喃的吟唱,像是酝酿了很久,一条火焰包裹的火蛇从草丛里窜出来,张开血盆大口,以吞天噬日之势向张雨楸袭来,“哇擦怎么打我!”张雨楸一阵惊呼,迈开腿,“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张雨楸拼了命的跑起来,的确是不夸张的拼了命,不拼命的话张雨楸可不想试试在火舌下是被烤焦还是给生吞了。。。。。。。
           张牙舞爪的火蛇后,一个穿着红色巫师长袍的女孩悬立在空中,暗红色的长袍上绣着一服暗金色的画,凌厉的画风展示出织绣高超的技艺:悬崖之上,雷电交加的天穹,双手高抬的术士祈求着力量,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下面是升腾的暴躁火焰。女孩美的惊心动魄的双瞳透出冷峻与威严的肃杀,略稚嫩的脸在炙热的烘烤下微红,白皙的牙齿咬着下唇,冷酷、严肃的声音却宛若冰晶:“是谁!!”
                   下章,神秘的人揭开面目,是谁呢?你猜。我码字码到9点半,辛苦啊,给蛋就不够意思了吧!呵呵,开玩笑啦!
  第三章:看看我们的战斗力!(中)
       一片焦土下,张雨楸扭曲着脸,身躯猥琐的呈一个“S”型,气流都在凝滞着。刚刚猥琐的躲过了一个杀招,张雨楸是不敢作声,谁会想在一个火神一样的人面前乱来呢?
       对面,冷峻的面孔下更冰冷的瞳孔,视死如归的决心写在她的脸上,双手微微抬起,嘴微张开,整个人身浮空,长袍飘飘。少女厉声的喝问:“是谁?”
       张雨楸双手抱头,无节操的自报家门:“我是一个中学生啊,大大的良民!我就是往吴承帅的奥利奥里加牙膏、在赖羽非的作业上画乌龟,还顺便吃了囧哥午饭的腊肉而已。。。。。。不致死吧。。”   旁边,一只奇怪的动物正在开心的吃着张雨楸的节操,对着惊讶得石化的张雨楸吐了吐舌头。
       周身的火炎突然熄灭,绯红色的眼瞳暗淡下了,仿佛从一个炼钢炉变回了小女孩,眼神又闪着纯纯的光.....要不是刚在被吓了个半死,张雨楸才不会相信这个女孩是什么火神啥的.....
       这个女孩鞠了个躬,脸上微有些歉意:“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毕竟刚刚走在路上,就看见一个猥琐的头从草丛露出来。。。。一下子就把技能丢过去了。。。我也是个加入游戏的新人,毕竟不熟,怕嘛。看你这么胆小,应该不是坏人吧!”
       张雨楸瞪大了眼,刚才还是杀神,这就变成萝莉啦?这分辨坏人的标准也是如此强悍,我这个世界观类!
       他丝毫没注意到刚才那句“猥琐男”,只是挠挠自己乱蓬蓬的头发。
      想着,他督向草丛,三个男人兼一个兽人正安安心心的草丛里打牌。。。。。这么没心没肺?!!看着作为先遣队的自己给吓了个半死还能安闲地打牌。。。。我擦勒,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抓乌龟。。。。张雨楸鼻子忍不住一阵酸,莫名的凉意袭来,谁知道这个面前这个女孩什么时候又会变身火神啊。。。。。。小心为妙。。。。
       “你也是玩家?”张雨楸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我也是无聊的时候不小心才到了这里的。”她向后轻甩了甩飘扬的头发“你呢?”
        “我、我是路过!”张雨楸不敢说出还有与自己随行的四个人。
        “交个朋友吧!我叫洪雅婷。”小女孩,歪着头嫣然一笑,“你QQ号多少?”
         张雨楸呆了,这是神转折吗!!!我去了。。。他支吾了半天,用手指戳自己的手,“QQ啊。。853036908。。”(真号啊。。。。居然放在这里都没人加。。。。。自卑了。。。)
         在草丛里的吴承帅突然窜了出来,眼睛瞪得比茶杯还大,扭动着身躯曼妙亢奋的冲过来,一脸“的猥琐笑容,“张雨楸你这小子,有好事怎么不叫我?想吃独食?看我粉碎你的阴谋。菇凉,我来了!!”
         “轰”地一声,一条沐浴圣光的凤凰急速向吴承帅冲过去,吴承帅猥琐的面容还没来的急变成青色,就和凤凰一起,飞了。。。飞了。。。。
         “他是谁?”洪雅婷一皱眉,嘟起了嘴。
          “他他他他他,是我同学。。。”张雨楸眺望着远方正“撒有那拉”的吴承帅变成一颗闪耀的星星,他默默地冷汗。。。谁会不怕可以随时把你送上月球的。。。。女孩呢。。
           “你是秀逗魔导士吧。”远处,杨澍拍了拍自己的衣角,靠在树下,看着远方闪烁的星点,出神。
           “你怎么知道呀!”洪雅婷挠挠头。
            “气息,你的气息。炙热、澎湃,一靠近你就会感觉到汹涌的热浪。”杨澍语速平静,随意。
            “是呀,好厉害!你是?”|
            “杨澍。这四个人的同学。”赖羽非见掩饰不住,拉拉黄增炅的衣角。其实黄增炯的肚皮早就暴露了。。。。“
             “看你们和这个人一样,都是玩家呀。”洪雅婷笑了笑。
               “他们呀。”杨澍耸耸肩一阵无奈。
               洪雅婷弯下腰,看已经坐在地上累的睡着的张雨楸,恶心的垂下了3000尺的口水:“看的出来,你们心中也和我一样,在燃烧哦。我的是物质的灼热,你们的是心灵发烫,”洪雅婷搓了搓手,火苗在手上腾起,看着张雨楸,“他,也在烧。”
                               9点完工!
第三章:看看我们的战斗力!(下)
              “哇噻!火女诶!”众人一下子围过去,一边啧啧惊叹一边对洪雅婷左拉右扯,“哇,没想到你是火女!难怪会龙灭斩,教教我教教我!”赖羽非凑过脸来,灿笑起来,有种。。。。。。狗讨好主人的感觉。。。。好像恨不得就给洪雅婷条狗绳“汪汪”的跟她走了。。。。。
               天上传来惨叫,“我类个去,飞上去给烧焦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掉下来!!!擦擦擦擦擦擦擦!!”吴承帅忍不住爆了粗口,嘴巴就像某某巧克力广告里似的“吧唧吧唧”的上下颤抖,那娇艳的红唇苍翠欲滴。。。。。赖羽非扶额。。
             “啪”的巨响,一个巨大的陨石坑,不,兽人坑,就这样诞生了。吴承帅半坐着,扭曲着脸,精神恍惚的傻笑起来:“嘿嘿,我叫吴坚强,我不怕疼!”然后又“啪”的一声倒下了。。
              杨澍也满脸黑线。。默默地转过头去。。
             (又是夜,千鸟归巢。)
            “起来起来,来陪我玩。起来起来,来陪我玩。”隐约的,传来幽怨的呼唤。很遥远,声音却又那么殷切。
            当然,听到的只有杨澍。其他人横七竖八的睡着了,张雨楸在流哈喇子,赖羽非枕着黄增炅的大肚子,吴承帅依旧在坑里傻笑,还在说梦话:“嘿嘿,我是一只小鸟,我会飞,飞啊飞啊飞啊!”洪雅婷说因为离自己的城堡太远,只能与他们风餐露宿。不过她却不是躺着的。身下火焰跳跃着,在狂歌,在舞蹈,她席地而飞,没错,是飞。火焰把她举起,给她威严,让她成为自己领域的霸主,但她合上了眼,她相信火焰。
           杨澍闭眼,没睡。(很神经,对不对?哈哈!)轻轻哼唱:“阿努比斯神在月亮下,没有睡着。他会带走不听话的娃娃。”
             “窸窸窣窣”,草丛里传来怪响,杨澍瞳孔爆射,闪烁起金色的光芒,“快起来!”张雨楸反应最快,但却很妩媚的眨巴眨巴眼睛,懒洋洋的怪瞋:“吵什么嘛,讨厌。”(我是故意写的这样的!你信吗?)杨澍没空与这2货争论,大吼:“起来!”吴承帅像打了鸡血,一下子跳起来,“什么什么,干嘛?”赖羽非、黄增炅也蹦跳起来,只是一个已经起来,一个在努力起来。。。。
              倏忽的,草丛里蹦出了一个狗头狗面的怪物,手里,一把寒光闪烁的铲子。眼睛不大,可以说一个小、一个更小,牙齿也是残缺不齐,露出丑陋的、贪婪的笑。
            “我去!这不是狗头人吗?”张雨楸吓了一跳,后退几步。黄增炅冷静的拿出那台“神奇宝贝机”,“我记得在神奇宝贝里,这个可以看怪兽。”果不其然,黑色的机器自动启动,放映出微光的图像:
             狗头人,新手区boss,战斗力:8,是新手专区的第一个较强悍野怪,优点:机动性强,缺点:智商只有25.
            “真的可以诶!”张雨楸对着这个机器左端右详。远方的天际传来小明的声音:“你们居然才知道,我高估了你们的智商。”“切切切!”张雨楸嗤之以鼻,拉着脸吐舌头。
             "吴承帅,上啊,我们看你表演了。”吴承帅无比闷骚的把手举了个军礼,完全一副“我会搞定”的架势,对着狗头人叫嚣:“boss是吧,也不去照照镜子,牙都不刷,又臭又黑,真是欠秒杀。”狗头人给激怒了,冲向吴承帅,张开嘴。对着天空咆哮起来,尖锐的声音撕扯着人的耳膜,它展舒展开了身躯要开始屠戮与虐杀了。
                       
              
              归寂。
              狗头人邪妄的看着吴承帅,从背后拿出一个蘑菇。像是酝酿了很久,一口吞下。一瞬间,他变得无比巨大。本来丑陋的脸庞变得更大、更粗糙、更丑陋,粘糊糊的唾液缓缓地滴下来,“咿唊!”又是一声尖锐的嘶吼。
            “。。。。。。”众人已经无话可说,黄增炯面无表情的拿起神奇宝贝机,对那个蘑菇一阵扫描,
             “恶魔血涎,
              可瞬间增强使用者所有属性,
              是用恶魔口水培养的蘑菇。”
              “。。。。。。。。。。。。。。。。。。。。。。”众人更加无语了。
             狗头人状态大好,没等吴承帅反应过来,顺手抄起了自己的武器,一个猛烈的强劲挥击。吴承帅刚刚还在无语中,看见深青色的的铁锹,急忙闪躲。“轰”的一声,铁锹重重的砸在地上,地表都微微发颤。惊愕之余,吴承帅的余光瞟到了类似“蛇”的东西,下意识的侧滚开。
             还是慢了。
             一条绵延的水蛇一般,缠上了吴承帅,吴承帅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想:“这下完了。”
             狗头人见势便拖着变大的身躯缓缓向吴承帅的身体逼近,脚步厚重,面目却狰狞,猩红色的眼睛贪婪的直视吴承帅,半响,竟然猥琐的笑起来。
              吴承帅心中翻江倒海,首先被狗头人的猥琐给雷得外焦里嫩,然后心里又对马上要逼近的狗头人吓的不敢说话。他想要说话却无办法说,为什么?因为她脆弱的喉咙已经在水蛇的缠绕下无法发声,甚至呼吸都困难起来。暴突的青筋下,血管的供血已经快不足了。
              水蛇缠得越紧,只有冷血动物才有的贪婪、嗜血的眼睛暴虐的看着吴承帅“我去。”吴承帅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好不容易潇洒回,要不要酱紫啊,你大哥马里奥吃蘑菇变身也就算了,你这条蛇是白素贞啊你那么缠帅哥。中二啦?张雨楸、杨澍、黄增炯、小赖纸,快跑啦,我要嗝屁啦,撑不住啦,快跑。”吴承帅痛苦的闭上了眼,他已经脱力了,整个面孔发红起来,脸因为蛇的缠绕窒息的扭曲起来。他在硬撑,可毕竟是个1级的英雄,心有余而力不足。
 
              要死了吗?
              我才  刚刚潇洒一次诶!
              不能吧?
              诶,损友快跑啦!
              你们那么烂,
              打不过开挂的狗头人内。
              我不能白白嗝屁啊。
              对哦,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真死呢?
 
              吴承帅用不多的氧气发出了全力的嘶吼:“这次我算有奉献精神了,快跑啊。”
              一阵痉挛,吴承帅身体随地吸引力倒下。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漂浮上了吴承帅的脑海:
          
              吴承帅,你又考不好,去蹲墙角,晚饭不许吃了。
              吴承帅,你今天值日又给扣分了,你让我这个老师怎么说你?
              吴承帅,你让开你让开,挡道电视啦。
              该死,小孩没钱看什么看?有钱再来吧,傻蛋!
             
              我有过存在的意义吗?
              好像有,
              因为我姓吴,
              听说好像有个动漫人物叫吴邪,
              我也姓吴,我要背负起来
             也不对。
              哦,我的火要燃起整个世界,
              就是它了!
           
            
            吴承帅躺倒的身体吃力的喘着,艰难的站起来。
             好像听说火影里有一集,鸣人被打爆了几次,站起来后,很风骚很风骚的说:“你还差的远呢!”
            好像错了。管他呢!
            我的火,就是要把世界燃烧的外焦里嫩!!!!
            吴承帅身体向后躬,拿着“杀器”,闭眼。
            吴承帅静静感受着,风的气息。
            什么是力量?
            力量,就是你在火星上种植玫瑰,经过几年的星球公转、自转的巧合,你在天文台上才能看见它,你对看见它还是很开心,因为那是属于你自己的玫瑰。
            但有人要毁灭火星连同它,你会怎样?
            你会跟他拼命。因为,你要看到只属于你的玫瑰,在火星上,绽放!!!!  
             睁眼!
              一道斧痕向右上角精确的划过,像是用角尺量过,径直掀开了狗头人的鼻梁。狗头人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锐利的目光俯瞰众生。他要看着属于自己的玫瑰,在火星上盛放。
              精准的爆头!
              狗头人像是缩水了一般,呼呼呼的变小了,吴承帅斧头突然暴涨,“战斗饥渴!发动!”吴承帅非常流畅的开启了斧王的技能,
               
战斗饥渴
战斗饥渴

  战斗饥渴

快捷键:R
以对杀戮的可怕的渴望折磨目标,他将持续受到伤害,直到他杀死任意单位为止。受到战斗饥渴影响的单位会受到8%的减速效果。每当一个单位处于战斗饥渴的影响下,斧王的移动速度就增加8%。[1]
 
 
              突然,他的嘴巴言不由衷的说起话来:“
              吾以神名‘终结’宣读汝死刑宣判,
              以上古五神之一的伟岸力量,
              以终结罪恶之使命,
              结束你飘渺的 生命。”
             如梦魇一般的,带着兽王的威名,一道黑色的“斩杀”印记在狗头人的眉心飘落而下,就好像铠甲勇士。。。。。。狗头人一下子爆开,无数散落的星点的光散落开,又聚集到了吴承帅身上,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漫遍了他的全身,新鲜的感受。黄增炯手里还拿着那台神奇宝贝机,兴奋的说:“升级了也!”
              第四章:    我才不是胃疼。。。。
           吴承帅抑郁的看着神奇宝贝机,眼神如同怨妇一般。。。。。
           “你怎么啦?胃疼?”张雨楸一边调侃,一边扮着鬼脸,“放心,你不会怀孕的。”
          “张雨楸,我记住你了!!!”吴承帅无奈的反击。
           “好啦好啦,不拿你开玩笑啦!快说,刚才那是什么情况?那么厉害,绝对不是你这种猥琐男可以做到的!是不是被鬼上身了啊??”张雨楸继续调侃。
           吴承帅垂下眼帘,魅惑的一笑:“是啊!我这头厉鬼晚上会来找你的。。。。”“哇靠,不要啊!!我不要找这么丑的鬼。。。给我心目中的幽魂小倩留点马赛克吧!!!!不然就毁了。。。”“。。。。我一定记住你。。。。”
           “好吧,我正常点。”吴承帅板了板脸,异常严肃的低声“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真的想被上身了,但又感觉似曾相识,感觉我以前也是这样的。。。”还没等吴承帅说完,张雨楸插了一嘴,“好狗血的剧情,果断抄袭奥特曼!!!”吴承帅深呼吸,闭上眼睛“那我就先了解了你这个2货怪兽!!!”张雨楸果断抱头,趴在地上,“奥特曼大叔,我错了。。”“那你给我滚一边去小张子 。”“小张子遵旨。。。。”张雨楸碍于自己比较废柴。。。。只得接下小张子的名号。。。心里默念一百遍:“吴承帅你去翔吧。。。吴承帅你去翔吧。。。”
          “好了,回归正题。”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本来心情抑郁的吴承帅现在又加上了不爽。。无比凶狠地瞪了张雨楸一眼,张雨楸果断装在看风景,还非常胃疼地吹起口哨。。。“真的是这样的,相信我!!”
          众人还是在干什么就干什么,黄增炅在吃他剩下的半袋饼干,赖羽非在看周围的景观,什么大树啊、河啊,他都摸摸看,还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小明左说说,右聊聊,“嘿,你们游戏这棵树该美化下,做的稍烂,水的质感还不错,我尝尝。。。嗯。。稍咸。。。”张雨楸趴在地上,不敢起来。。。杨澍在和洪雅婷讨论烹饪问题,是把狗头人火烤肉更好吃,还是炖。。。。
         轮到吴承帅郁闷了。。。。。心里无限的碎碎念。。。。你妹啊....
             
         第五章:爆发!!!螺旋反击给我起!!!!
       吴承帅满身灰尘的躺倒在了地上,嘴角的血缓缓地向外渗,肚子上,一个巨大到恐怖的血洞,黑乎乎的。
       常人受了这种伤,早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了,吴承帅在坚持,他的脸上不再有血色,苍白无力的双手双双垂下,面孔扭曲着,似乎要榨干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来打到眼前的敌人。兽人披风上已经没有原来的灰褐色,染上了一层褪不去的红。那把创口贴似得斧头,发出仅有的微光,在最灰暗的黎明前。
       “我ri。”吴承帅爆了句粗口,却发现连吐出一句话,腹部都要受到令全身痉挛的疼痛。
       一群狗头人突然袭击了大家的营地,突兀的。
       在大家打打闹闹的时候,那个半死不活的狗头人,发出了刺耳的嚎叫,然后“百鬼夜行”了。
       数群的狗头人蜂拥的、不要钱一般的冲过来。
       玩过星际争霸2么?
       你还在家里采矿、采汽油的时候。
       一大波的跳狗,把你的老家无限的蹂躏。
       就是这种感觉。

       张雨楸、赖羽非、黄增炅、等废柴,被瞬杀了,一个个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毫无美感。
       洪雅婷在顽抗,一个光击阵,一个龙灭斩,一大波一大波的狗队就没了。。。
       可你认为几百大波可以很好消灭么?
       吴承帅个坦克形的英雄倒也坚强.....
       “尼玛。。。不是说是boss吗?这哪点像boss?”
       吴承帅没精神的倒下了。也不是没精神,而是把身体过度压榨了。
       一点红。
       慢慢扩大开来。
       一条信息蔓延开:
       反击螺旋技能:
在受到攻击时,斧王有17%的几率抓住敌人,粗暴地甩开,对附近300范围内的敌方单位造成伤害。反击螺旋有0.6秒的最低间隔时间.也就是说当你攻击他时会有17%出现反击(实际上是15%,以下都以15%计算),

但如果是两个人同时攻击他呢?这里就利用到最基本的概率知识,假设A攻击他出现的概率是15%,B攻击他出现的概率也是15%,则A,B同时攻击他出现反击的概率就应当是1-(1-15%)(1-15%)= 0.2775,实际值25%。这是个独立重复事件,当攻击他的单位越多,触发反击的概率就越大。
       “螺旋反击,现在对你开启。”声音非常柔和,吴承帅用尽力气,想要伸手触摸。
        “哇擦!你才刚起来就耍流氓!”小明的身影。
        
         谁爱耍你流氓。。。。。吴承帅在心里说。
        但是还是:
          一阵狂喜。
         身体上的伤口以可见的速度在重塑,肉芽在飞速蔓延,肉洞在窸窣着合拢。
         劳资要反你丫的。
         “龙有逆鳞,触之者,”吴承帅换换站起来,“怒!”
         地上,张雨楸那等废柴,癫痫一般的抖动着,非常自觉的滚到一边。
         吴承帅满脸黑线:“就知道你们是装死....”
         
         “嗡嗡”吴承帅的斧头闪烁着暗金色的流光,慢慢变大。吴承帅更加激动了:“哇塞!我斧头变大了!!你们看到没有??!!!”
          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吴承帅再一次傲立云端,以君王之势俯瞰大地。
          “螺旋反击,给劳资起!”
        
         第六章:螺旋反击VS赤血狗头人!!!(上篇)
         吴承帅半蹲在地上,天上,一股暴风雨正在酝酿,吴承帅的脚步由慢变快,吞云吐日的气旋末世一样狂卷起来,一道道凌厉的斧罡不要钱一般乱甩。
         斧王被动技:螺旋反击。
         吴承帅还在快速旋转,以横扫天地之势向前推进。
         巨大的风暴,暴风眼中赤红色的吴承帅的身影,构成一副诡异又别样和谐的末日乐章。
         魔鬼般诡异死亡吟唱。

         远处的狗头群似乎感觉到了这恐怖的力量,煞白的脸色和惊恐的叫声此起彼伏。
         吴承帅在笑,
         这是权利的柄,他感觉到了,好像可以把谁空手捏碎。
         “哦呀哦呀!”他已经品尝到了,力量的美味。
         如风卷残云般,一只只嚎叫的狗头人被卷过来、又卷过去,一大堆的狗队在风暴的逆罚下死伤的七零八落。
         “我去。。。”吴承帅发现,刚刚在他高兴的在狗队里卷来卷去时,他体内的能量也在不要命的输出着。
           “这莫不是土制燃烧弹??”吴承帅咬咬牙。
           在伊拉克,坦克横行的地方,有一种被称作土制燃烧弹的东西。它威力不足矣对坦克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能宣泄对美利坚蛮横霸道的愤慨。
          但是投掷者也会被燃烧弹爆炸瞬间喷出的火蛇给带走。。。。
          “管他呢!在能量用完前搞个灭团!”吴承帅更卖力的旋转,暗金色的斧头斩开了一切阻挡它的卑微荆棘,剑锋所指,死全家。
           吴承帅刚走了个神,螺旋反击的风暴已经愤然甩到了巅峰,一道道斧罡联合着天上的厉雷,轰击着早已焦红的大地。
           
           第六章:螺旋反击VS赤色狗头人
           “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吴承帅刚刚把身体里的所有力量挥霍完,他的手机却在这一刻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吴承帅本身长的就喜感,配上这喜感的音乐。。。。。天作之合。。。
           “嗯,品味独特。。。。中国风的农业重金属音乐。。。”小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吴承帅身后,手上拿着一块诱人的奶油蛋糕,在风中努力弥漫香味,以自己诱人的味道与身姿挑逗吴承帅的吃货之心。
           看着奶油蛋糕,吴承帅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好像恨不得一把扑过去,把奶油蛋糕一口咽下。
           “小明呀,跟你商量个事。”吴承帅奸邪的狞笑起来。
           “说吧,我听着呢。”小明好像没察觉吴承帅眼神的变化,咀嚼蛋糕的“吧唧吧唧”飘荡在空气中,“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一下,你把狗头人灭团了,可你们可还没安全呢!”
           “?”吴承帅暂时把“吃”放到了后面,“怎么说?”
           “你们可还没遇到狗头人的boss呢!”小明一口吞咽下奶油蛋糕,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完全不顾出了吴承帅外其他四双瞪的浑圆的眼睛,“每一群狗头人中,就有一只狗头人,它生下来就是侏儒。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们可能还没感觉到,可是,这里的野怪确实是很难存活。更何况是侏儒,所以,几率几乎微乎其微。”
            吴承帅在可惜蛋糕之余松了口气。。。。不然,自己带着几个废柴。。。。。还玩个毛啊!
           “但不是没有。”小明的话掷地有声。“那些侏儒在存活18年后,会到来天劫,如果成功度过天劫,它就会变成--”小明提高了声音。正准备续出下文时,张雨楸不怕死的插了一句:“超级赛亚人!”
            “呵呵,张雨楸你真幽默。”“哇啦哇啦!”小明强作笑颜,暗地里却早就吧张雨楸禁言个56十次。
            “他会变成,赤色狗头人!”
             “切。。。闹了半天还是个狗头人。。。”吴承帅的危机感一下子消失殆尽。             
                    

 

                                   

                 

           

                    

前一篇:日记(修改)      后一篇:为了子孙后代——珍惜水源   返回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22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