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高二(9)班 包卓聪]花前月下梦红楼

已有 1311 次阅读   2014-08-05 06:13   标签center  梦红楼  style  【原创】

花前月下梦红楼

高二(9)班 包卓聪

一场梦,伴我走过孤独,走过无知,走过稚嫩。多少次执子之手,便忘却尘寰,直到枉凝梅的旋律在耳边摇曳。

初读红楼,如管中窥月,只知道宝黛的悲欢离合,红楼儿女们香销玉殒,眼空蓄泪。细品红楼,方知人间不只是美好,那样一座姹紫嫣红的大观园,终究也不是人间天堂,却至少隔断了许多园外的肮脏。当园外的势力一点点侵入园内,便是无可挽回悲剧的开场。园内园外,竟是咫尺天涯。十二女伶的离乡怨,林黛玉的“消香”馆,薛宝钗的“恨无缘”,直至贾宝玉悬崖撒手“遗红怨”,唯与作者共掬一把热泪洒于闺阁之中。

珠泪滚滚冲垮了红楼,雕梁画栋化做一堆尘土,往日的富贵奢华也灰飞烟灭。随着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灭亡,大观园中的风花雪月也因此而一去不复返。对大观园中醉生梦死的那群贵族来说,自己的一生以喜剧开始,以悲剧结束,醒来之后才体会出“浮生若梦”的内在含义。十二金钗如一梦,宝黛间“但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爱情如一梦;诗社中风花雪月,潇潇洒洒的岁月如一梦:大观园红香绿玉,清泉泻露的浮华如一梦;贾府流水花落春去也,曲终人散的结局如一梦……似乎梦阮的笔下尽是“满纸荒唐言,”可为何在这感叹背后,隐藏着“一把辛酸泪”,和“谁解其中味”的哀伤呢?难道这只一场荒诞的梦吗?

“梦尽头,何处有香丘”。贾府的衰落是不可逆转的现实,但其曾是作者头顶的一方天,然而大观园无数灵动的红颜,却大多纯是作者的理想。多少回读红楼后,方知钗黛之争、袭晴之争,都是现实与理想的不可调和,这大概就是作者心中那股,说不尽、道不出的滋味吧!黛玉之风流婉转、晴雯之心比天高,正是作者最深的理想。宝钗之经济学问、袭人之温柔和顺,却是现实之闺阁尘缘。于是方知,钗袭之存,是现实之多弊却根深蒂固,欲罢不能;黛晴之逝,是理想之难行却矢志不渝。“质本洁来还洁去,”“一净土掩风流,”这才是最深的悲剧,才是作者最深的苦“梦”。

红楼万象,是师,亦是友,是你,一点一滴,教会我关于悲剧、关于美、关于爱情、关于梦。

“梦带花楼动,风卷雨丝红,”成长道上,一道相随,如今依旧,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本文荣获古田一中“青春之约•经典之旅”2014年春季征文大奖赛二等奖。指导老师:曾婷)

前一篇:[高二12班 赵若珺]“施”的学问      后一篇:[高二13班 余雅凤]朋友,生日快乐   返回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