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乌青体”废话诗“精选

已有 172 次阅读   2014-11-14 18:56   标签color  style  【原创】

一种梨
乌青
我吃了一种梨
然后在超市里看到这种梨
我看见它就想说
这种梨很好吃
过了几天
超市里的这种梨打折了
我又看见它,我想说
这种梨很便宜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特别白特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

各位看法如下:

王翼(西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大四学生):诗人用直白乏味的语言表达了对云的白的感叹。这种感叹比较深,并且把这种感叹已经写到了令人嘲讽的程度。诗本来是很精辟的语言,诗人要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云很白”,但他硬是用了那么多行废话来强调,这也折射出诗人当时可能真的很无聊。

骆嘉鑫(重庆舞蹈学校高二学生):我是艺校生,文化知识有限,真的看不懂这首诗的意境啊。

康思雨(育才中学高二学生):此诗运用反复回叠的手法对天上白云进行描写,突出云的特点——白,也表达了作者的心境。此诗不同的人读来肯定有不同的看法,或无病呻吟,或看起来玄之又玄。

   《鹤蚌渔翁》

     一只鹤和一个蚌
     打起来
     我突然觉得
     这和渔翁没什么关系
     他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他需要一只鹤吗
     他需要一个蚌吗
     蚌也许还可以吃
     但他要鹤干什么
     难道杀了吃鹤肉
     这不像是一个渔翁应该做的
     蚌也不是他喜欢的
     他是渔翁啊
     一个渔翁
     真正需要的是鱼
     鹤蚌相争
     渔翁打渔


前一篇:施氏食狮史      后一篇:无题   返回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