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与著名诗人学写《雪》

4 已有 715 次阅读   2015-01-30 11:08   标签initial  center  white  style  start  【原创】


与著名诗人学写《雪》


    席慕容是位女诗人,善儿女情长作,就连写雪也不例外。在她的眼里,天地间的任何事物都与爱情有关。先来欣赏她的作品:


《溶雪的时刻》 

  —— 席慕蓉  


    当她沉睡时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镇上  
    渴念着旧日的  
    星群 并且在  
    冰块互相撞击的河流前  
    轻声地  
    呼唤着她的名字

  
    而在南国的夜里  
    一切是如常的沉寂  
    除了几瓣疲倦的花瓣  
    因风  
    落在她的窗前 

 


     溶雪时刻,冰块的撞击,是情感的连接线被时间与空间无限拉长而抖动出的脆弱声音。诗中有渴念,有幽怨,有寂寥,有心酸,有悲情,也有浪漫。

  试想一下,静谧的天空,溶雪的小路,南国的夜,疲倦的花瓣,睡美人的渴念……雪融之时,无声的幽怨沉寂在沉睡的梦乡。轻声的呼唤,是一种快乐,是一种温柔。更是那轻盈的脚步,引领着她走向了南国,走进了内心渴念的梦。

  这首诗写出了身在他乡的他,对于家里爱人的思念,他将自己的思念寄托成花瓣,而花瓣的疲倦也写自己对于身在他乡的路途的疲倦。文中提到的"旧日的星群",表达了对于两个恋人相恋时的美好向往。

   

 

    20061230日,梨花教主赵丽华在博客里写下《廊坊下雪了》:


《廊坊下雪了》

 

—— 赵丽华

 

已经是厚厚的一层

并且仍然在下



    先是几百家网站同时转载,引来几十万篇评论文章,一时间,仿佛廊坊的雪覆盖了整个互联网。甚至,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视等各大广电媒体和纸质媒体也纷纷出来凑热闹,以赵丽华又出新作为题报出新闻。

很多人不能容忍诗歌竟然如此短小,如此直接。

很多人不能习惯诗歌竟然如此当下,如此客观。

    然而今天,面对廊坊现在进行时的雪,那么多朋友快乐地复述着这首诗以及对这首诗的热爱!如赵丽华所言:“终于相信了世上最公平公道的是时间,它终究会厘清一切!”

  

    北青报第一主笔蔡方华(诗人橡子),曾有名句:“没有被诗歌浸润的一代是荒凉的”“先有文化革命切除了中国文化的男根,后有应试教育为年轻一代的审美做了绝育手术。”这位不一般的北大著名才子又是如何写雪的呢?


    前天晚上,雪花路过我家,转身去了廊坊。雪花栖息在梨花公社,装点了赵丽华的画笔。//早晨,一个小姑娘哭了,望着廊坊方向。她说,我要雪花回来,我就是要她回来。//在阳光里,她哭了好久。雪花却一无所知。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赞美这首美丽的作品了!我也想写雪,写得不好没有关系,不是说人人都是诗人吗?



 你和春天有个约会

 

你还是选择了离家出走

没有人相信天堂里的眼泪

 

阻不断雾霾的结拜

逃不脱悲壮的结局


我知道

你和春天有个约会



前一篇:小诗人作品欣赏      后一篇:“废话体”诗歌【转载】   返回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