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校园“求美”群体壮大,整容成孩子的“开学礼物”?

已有 444 次阅读   2018-08-30 17:24 【转自:中国青年报、新华网、腾讯网】

    全身麻醉,1分钟,尤美(化名)就睡了过去。6个小时后醒来,她看见医生身上和手术围布上全是血,然后听见妈妈哭着说:“ 效果图非常漂亮。”
    尤美安心了。她终于摆脱了肿眼泡、单眼皮、塌鼻梁和双下巴,在大学二年级时,用手术刀塑造出了人生的新起点。

   事实上,有不少学生都像尤美一样试图在整容之路上寻求“蜕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日面向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和少量应届毕业生所做的问卷调查显示,911位受访者中,6.81%接受过整容手术,而没有做过整容手术的受访者中,30.74%表示有整容意向。

    校园“求美”群体的不断壮大,折射出社会审美观念的转变。整容从“不光彩”变得“无可厚非”,不仅是年轻人,不少70后父母也在为孩子的“求美”行为提供精神和物质支持,还有人把整容当作给孩子的“开学礼物”。
 
    “是什么让你决定整容?”
 
    ——觉得自己丑

 “别人一直说我漂亮,其实那都是化妆化的,我底子很差。” 尤美可以熟练运用双眼皮贴、粗眼线和层层眼影来弥补肿眼泡和单眼皮,但塌鼻梁始终如鲠在喉,她觉得“怎么整都比我自己的好”。

   “7天出门,10天上妆”,尤美变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她发朋友圈将整容的事昭告天下,妈妈也自豪地转发了女儿的最新美照,周围同学都说“她变好看了”。尤美觉得:“只要往好的方向走,大家都不会说什么。”
  在中青报记者采访的十几位校园求美者中,尤美的整容体验颇具代表性。母亲通常扮演“比较开明”的角色。

    据医美行业的数据统计,在我国大城市的高校大学生整容已经成为普遍现象,甚至一度成为了医美行业重点对象。医美的广告语“善良没用,你得漂亮”,这样歪曲的价值观让很多学生有了整容的心思。

   北京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疗美容科主任赵红艺很能理解想要整容的孩子心理。他分析,学生选择整容,往往和他们面临升学、就业等压力有关,“大家都想以更好的面貌迎接新环境”。
  而且,赵红艺注意到近年来高中毕业生整容的案例越来越多。“作为开学礼物”,有的妈妈主动建议给高考完的女儿割双眼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究竟是什么?
 
    尤美觉得,现在的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加上欧美妆容和嘻哈装扮就很符合自己的审美。整容后她很快就有了新的追求者,她笃信:“你的美是天生长出来的还是后天整出来的不重要,只要你好看就深得人心。”
    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一位接受采访的心理学教授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求美无可厚非。但不应局限于追求外表,加强内在修养才是长久之计。”
 动过无数刀的“整容达人”月月现在很认同这种观点。她已经获得了“网红脸”,但“还是很自卑”,她说:“我不想再通过整容,而是希望通过提升内在来改变自己。

    人都有爱美之心,人也都有虚荣之心,而人还有赚钱之心,在这种情况下,整容医院诞生了,花钱整容的人出现了,当社会中存在暴利行业之后,势必会出现所谓的以假乱真,假冒伪劣的医院医生的出现,这个时候致死还是可能出现的。为了整容后的美丽,冒着风险,明知风险,却也义无反顾,近些年整容致死的事件让我们看到了整容的疯狂,但是看不到的不正规整容或者正规整容背后的事件,又该有多少呢?

整容并非具有百分百的可靠性
 
    陷阱一:虚假广告吸引客源
    生活中各类美容广告不在少数,如许多美容机构推出的“植物吸脂术”。相关专家说,从医学的专业角度出发,这个提法只是美容机构为了吸引客源打出的噱头罢了。而许多整形美容机构广告中打出的“数位名专家坐诊”,并挂出名专家的照片和简介等。经核实,这些名专家并非是这家整形机构的坐诊专家。
    陷阱二:“微创”美容违规多
    “微创”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医院的很多科室。可在对美容行业的调查中发现,有个别美容院为了追求手术效果,在进行微创手术时采用了国家已经禁止的药品或者还未通过审批的药物。
    陷阱三:整容风险大
    近年因整容发生事故的新闻还真不少。2005年成都赛区超女王贝,2010年11月13日在武汉进行颧骨降低和下颌骨缩小手术,3个半小时后王贝出现不良反应,15日抢救无效死亡。
 
前一篇:教育部最新公布:游泳正式进入2020年全国中考考核项目      后一篇:开学“收心”的关键期,支招告别“开学综合症”!   返回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已审核】)

涂鸦板